常德会战战斗经过:八千虎贲坚守常德伤亡殆尽

发布时间:2015-09-28 17:10:34 来源:历史 推荐

  1943年11月4日,代号“虎贲”的国民革命军陆军第七十四军五十七师在接到蒋介石“一定要保住常德,驻军必须与城共存亡”的命令后,从郊区河山开进常德城设防,一场血肉溅飞,死守孤城的恶战即将开始。

  守城司令官第七十四军中将副军长兼五十七师师长余程万,是广东台山人,以大专文凭考入黄埔一期毕业,这在国民政府高级将领中是罕见的。在1939年的江西高安战役和1941年的上高会战中他率五十七师重创日军,立下赫赫战功,尤以打坚守著称。上高会战后,第七十四军被授予军中最高奖品-飞虎旗,五十七师被命名为“虎贲”部队。所谓“虎贲”,贲和奔同音同义,《书》经中记载:“武王有戎车三百辆,虎贲三百人。”意思是说周武王的英勇战士像老虎奔入羊群一般,所向无敌。五十七师获此荣誉后,上至师长,下至士兵,每人都在军服的左臂佩戴一个品字形符号,上面印有“虎贲”二字。

  余程万将军率领的这支虎贲师,在1943年6月鄂西会战时就曾进驻常德城。当时惊恐的市民以为日军将攻打常德,大多逃避离家。五十七师入城后军纪严明,秋毫无犯,首先将全城洞开的门户妥为关闭,非经指定,一律不得擅入民房。指定征用的住所,均会同警备部、警察局、宪兵队将家具什物登记保存,以备开拨时同原主人当面点交。虚惊一场的市民们回城后,面对完好如初的房屋、家具和街道,纷纷交口称赞“虎贲”是他们的保护神。城市秩序恢复正常后,五十七师移防城郊河山,余程万将师部设在山上太和观内。当年收割水稻时,余将军下令全师官兵帮助当地农民割稻,并严令只能喝老乡一杯茶,不能吃老乡一顿饭。此举成为在常德民间传诵至今的美谈。


  紧急疏散-抢修工事和枪毙一个上等兵

  此番进城,军情紧急,余程万在常德泥木工人的热情支持下立即着手抢修工事。同时,让他焦虑的是如何让全城的16万百姓在半个月内撤离这座面临战火的城市。

  这天,余程万和刚从江西萍乡探亲赶回的副师长陈嘘云、参谋长皮宣猷、指挥官周义重、参谋主任龙出云等,应常德县长戴九峰之邀去赴商会举办的欢迎宴会。途经市中心大庆街、大西街一带时,只见长衫旗袍的摩登男女摩肩接踵,商号店铺的霓虹灯五光十色,一派繁荣宁和景象,余程万心情十分沉重。到了鸡鹅巷摆满酒菜的盛宴前,他婉言谢绝,并决定当场将酒宴改为常德各界人士战前议事会,商讨全城市民在最短时间内疏散到乡下的事宜。

  第二天,戴县长就贴出要求市民疏散的布告,余师长也派手下柴意新团长协助此事。五十七师除了在沅江码头用船只免费送下乡的市民过河,而且派兵义务给市民挑运行李30里,不准收取任何报酬。疏散过程中,一个名叫刘为才的上等兵给群众挑送行李后,索取了两块光洋的力资。余师长接到柴意新团长的报告后,当即下令枪毙。在下南门码头,由警卫班组成的临时行刑队,举起了冷冰冰的枪口,“叭”枪声响起,手里攥着那两块夺命光洋的刘为才,倒在血泊之中。

  事后,余程万以此向全师官兵张悬文告:“常德会战的序幕,明日便可拉开,而这里的百姓还有少数没有疏散,为了贯彻国家法令,爱护人民,减少我们作战时的顾虑,我们应尽量协助他们疏散,各团、各直属队,应随时依实事的需要,派人替他们护送行李、划船,但不能离开设防范围,尤其不能接受任何一点小酬劳,最多只能喝一杯热水。假如你们违反我的命令,有索取酬劳或其他类似事件发生,那就以这个上等兵刘为才为例,决不姑息。你们知道我们虎贲部队,一向就有良好的荣誉,我们决不能让这良好的荣誉,由一二个人断送殆尽……”

  就这样,余程万率领他的仁义之师、威猛之师,在凶残的日军兵临城下之前,疏散市民,抢修工事,以设在城西兴街口钢筋水泥结构的中央银行分行的师部为核心,向四周呈辐射状分层设立街巷、城墙、城郊和外围据点共5道防线。兵力是三个团:169团,团长柴意新;170团,团长孙进贤;171团,团长杜鼎。外加军直属炮兵团一个营,团长金定洲。

  11月13日,余程万率师部人员绕城视察了各道防线。当晚,在给妻子邝瑷的信中他写道:“此次奉最高统率命令保卫常德,任务固甚重大,但余以能担负这个任务为光荣,余已决心为国牺牲,誓歼顽寇,幸勿眷念于怀……”

  第二天,余程万鼓励全师官兵都留下家书,交给师部军邮员带走发出,虽说是写家书,但很多人都像是写遗书,充满悲壮。

  在这无险可守、背水而战的小城,五十七师这个悲壮之师的八千壮士,正严阵以待。

分页:1/4页  上一页1234下一页
猜你感兴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