常德会战:真实战斗远比《喋血孤城》电影残酷

发布时间:2015-09-28 17:10:34 来源:历史 推荐

  “战死的官兵实在是太多了,我所在的营就只剩下了3人,当年战斗的激烈程度远远不止电影里这些,起码要残酷10倍以上!”

  抗战中具有重大意义的常德会战被搬上了大银幕,影片名叫做喋血孤城。该片讲述了1943年秋保卫常德的国民党第74军57师8000多名士兵在师长余程万的带领下与3万日军展开生死对决的故事。作为参与过“常德会战”的长沙籍老兵,常德市德山乾明寺88岁的释来空法师(俗名吴淞)应邀在长沙举行的超前点映仪式上观看了该部电影,并向记者讲述了当年他所遭遇到的惨烈战斗。

  参战老兵现在仅剩4人

  “在看电影的时候,我的泪水就情不自禁地掉了下来,这个时候我想得最多的就是我那些阵亡的战友。现在,参与当年‘常德会战’的老兵全球仅剩4个,除了我和另外一个老兵吴荣凯生活在常德外,其他一个在台湾一个在美国。”每每讲起过去,释来空法师就要把参加“常德会战”的幸存者介绍一遍。

  “电影拍摄得很好,也很真实。但有两个地方还是出现了差错。一是电影里有一个镜头,勤务兵向余程万师长报告增援部队26日到。其实,我所在的增援部队是1943年9月27日从驻地衡山出发,经过长途跋涉,于30日6时到达德山的。另一处就是电影里国民党第10军3师攻打常德汽车南站,其实3师攻打的是德山。”当年,释来空法师就在国民党第10军3师9团3营。

  “我们一到达德山就投入到了战斗之中,战斗异常激烈,阵地被你来我往地来回占领。”释来空法师记得,9团团长张惠民在一线指挥战斗,遭遇日军超低空飞机机枪扫射,“他牺牲的时候,全身上下都是弹孔,血肉模糊的一片。”释来空法师觉得《喋血孤城》“无论演员还是道具、场景都非常到位。”


  16岁热血青年投身抗战

  释来空法师俗名吴淞,1922年生于长沙市化龙池。1938年10月,日军攻占武汉三镇,威逼长沙。长沙如火如荼的抗战气氛深深地感染了16岁的吴淞,和当时许多热血青年一样,他想到了弃笔从戎。

  “我怕家里人不同意,怕他们一劝我我就动摇,就瞒着父母先报了名。”1938年初冬,吴淞在岳麓山下找到驻防在此的部队,经体检、面试和笔试,被录取为上等通信兵。翌日,吴淞请了一天假,穿着崭新的军装去跟家人道别。“邻居们议论纷纷,母亲看到我时并没有做声。”那一晚,他睡得很不安稳。

  第二天吃过中饭,母亲一直将吴淞送到街口,眼里噙着泪水,叮嘱他好好照顾自己,并告诫他不能因穿了军装就狂妄自大,待人处事要将心比心。“我这才明白母亲的心情其实很复杂很难过。我面对着她敬了一个礼,然后马上转过身,因为我怕自己流泪会让母亲更难过。我几步一回头,走出老远后,还看到她站在街口望着我。”

  吴淞从军后因为表现突出,一年之内连晋三级。后来,他被保送到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受训,结业后奉调辖赣西、鄂南以及湖南全省的第九战区第十军。1943年秋,“常德会战”打响,蒋介石亲点第74军57师师长余程万率部保卫常德。57师全体官兵誓死抵抗,但无奈敌我兵力悬殊太大,常德被日军攻陷。11月底,吴淞奉命随第10军驰援常德,经历了他人生中最为惨烈的一次战斗。

  很多牺牲的战友被就地掩埋

  “300多公里的路连夜赶了4天,一到常德外围没作休息就马上打了起来。”此时的常德城已饱受炮火和毒气肆虐,沦于敌手。吴淞所在的部队攻打德山,协同驻守常德的57师残部与日军展开激烈战斗。“刚作战的时候,我心里还紧张,但是人死多了,就顾不得怕了。杀啊,杀啊,就冲上去了。”

  1943年12月11日,常德收复。这时,吴淞发现自己所属的3师9团3营包括自己只剩下了3人。“从德山孤峰岭打到老茅头,我们的部队牺牲了1400多人。”

  战后,营长以上的阵亡者用棺材装着运到长沙,“我到长沙那个码头去看过,还只走到河边就听到哭声,码头上摆满了一排排的棺材,亲友家属站在棺材边个个大声痛哭,一些来吊唁的普通市民也都泪流满面。”

  事隔数十年,释来空法师说,回忆起当时人们迎接阵亡将士灵柩的情景,仍历历在目,心有戚戚。“战死的官兵太多了,棺材和船不够,连级以下的只能就地掩埋,很多战友就埋在这乾明寺后面的山头上……”

  “常德会战”历时两个月,中国军队伤亡6万多人,其中坚守16昼夜的57师牺牲8000余人,几乎全军覆灭。蒋介石为阵亡将士亲笔题写了“天地正气”四个字。

分页:1/2页  上一页12下一页
猜你感兴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