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城抗战的一场血战:商震率部与日军激战冷口关

发布时间:2015-09-28 17:10:34 来源:历史 推荐

  冷口关是长城重要关隘之一,位于河北省东北部迁安市与青龙满族自治县交界处、喜峰口与界岭口之间,因关外有冷泉而得名。在这里,曾经爆发了前后历时近3个月的冷口争夺战。

  日军在“九一八”事变占领东北后,于1933年3月初一面攻占承德,一面以主力折而南下,进逼长城各口。3月4日,冷口已被日军攻陷。当时,国民政府北平军分会下令第2军团商震所部和第3军团宋哲元所部向冷口、喜峰口增援,阻击日军的南进。

  “九一八”以来第一次进攻

  3月7日中午,北平军分会向商震、何柱国发出收复冷口的命令:“查冷口为滦东之吭背,至关重要,据报敌一部已占领该口,构筑工事中,亟应力予驱逐,以固侧防,贵总指挥(商震)已派黄光华师长,率两团由卢龙经迁安向冷口急进,并饬宋(哲元)军前驱逐外,着由何柱国军,再派一个旅加入该方面,协同黄师驱逐该敌。”

  商震认为,冷口的得失不仅威胁第2军团的侧背,还关系到平津的安危,命令32军第139师黄光华部(欠补充第一团)即刻驰赴迁安以北地区,迅速驱逐该敌并占领冷口。当天,黄光华部前进至建昌营附近,趁侵占冷口之敌立足未稳,于傍晚突施反击。由于敌人并没有修筑坚固的防御工事,结果战斗进行了仅两个小时,黄光华即将冷口收复。黄师717团第3营跟踪追击,当晚追击至冷口以北30多里的肖家营子附近,然后于各要点构筑工事,准备坚守。

  这次战斗虽然不大,但却成为“九一八”事变以来中国军队第一次进攻并取得胜利的战斗。


  “抵抗出乎意料的顽强”

  此后,32军以主力担当董家口至界岭口长城一线的防务,商震所作的部署是:以139师担正面宽达百余里的防守,而把32军的其余两个师和军部置于后方的开平一带。

  日军不甘心失败,3月13日,关东军为“确保长城一线”,再次向冷口、喜峰口发动进攻。日本第六师团组成迎支队,14日从赤峰出发,经平泉、凌源向冷口前进。22日抵冷口北面肖家营子,随即向冷口发起进攻。其步兵旅展开于肖家营子及其东南高地,并以坦克向守军715团猛攻。中国军队奋勇抗击,商震曾赴前线督战。139师补充团也全部投入战斗。敌人步兵在坦克掩护下节节迫进,和守军数次展开肉搏,阵地两次被攻陷,又两次被我方夺回。

  经过连日失败后,日军发现中国守军“构筑有极其坚固的阵地,而且纵深度相当大,其抵抗出乎意料的顽强”,于是在25日倾其全力确保占领口外肖家营子一带,但又被守军顽强击退。张克巽营长率领奋勇队200多人,绕袭肖家营子东侧高地,向敌人发起主动进攻。经3小时激战,毙敌多人,张克巽也在战斗中壮烈殉国。此后一段时间,双方在肖家营子一带呈对峙状态。

  “怎么不真打?”

  日军在喜峰口、古北口的进攻受挫后,在4月9日发动了第三次进攻。商震急忙下令增援,以图挽回战局。但当晚在敌军猛攻下,燕窝口阵地终告失陷。商震又调两个团的兵力向长城急速增援,但遭到日军炮火的猛烈轰击,伤亡惨重。而日军更派出小股尖兵绕到冷口以西32军阵地后方。战至11日上午7时许,139师师长黄光华向商震提出撤出冷口。商震“当时沉痛万分,决心全部牺牲为止”,“但为考虑继续抵抗计,遂下令高(鸿文)黄(光华)两师及84师占领预备阵地”。3月11日上午9时后,32军主力向滦河右岸后撤,冷口争夺战遂告结束。由于冷口商震部队的撤退,其侧翼的界岭口、喜峰口阵地也被迫弃守。

  冷口争夺战中,32军官兵英勇战斗,击毙日军七八百人,打破了日军所谓“不败神话”。后来日军也不得不承认:“激战3日,为讨伐热河以来最激烈之战事也。”

  长城战事结束后,商震因撤退受到了舆论的批判。何应钦报告蒋介石说:“查此次冷口方面来攻之敌,总计不及万人,商部仅以四团余之兵力应战,故有此失。”而有一件事似乎也对何的说法加以肯定。商震在视察前线的时候,见到139师采取的是一线布防,当即命令参谋长石彦懋改为纵深布防,但石彦懋却反问商震:“军座,我们是真打,还是摆摆架子?”商震生气地问:“怎么不真打?”石彦懋接着问:“既然是真打,为什么不将全部兵力调到前线来?”商震只是叹了口气,没有回答。

猜你感兴趣